妆美美 轻奢正文

南川某检察官的惊天壮举:私揽工程不成竟让绊脚村主任身陷囫囵

2018/3/13 2:03:20   来源:李家沱文燕

勤劳务实、带动一方百姓致富的南川区中江村村主任康罗被抓一年半不判不放,疑因南川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邓科、检察官陈洛等人为私揽乡村旅游项目千万工程未遂愿,而徇私枉法将不同意见的村主任康罗抓进监狱。

1.jpg


带领村民苦干实干勤劳致富的村主任:康罗


康罗,男,中共党员,南川区大观镇中江村人,勤奋、实干,2010、2013年都以超过80%的选票当选中江村村主任,是大多数老百姓心目中的好村长。

康罗“撸起袖子”苦干实干。他争取资金,发展交通,2011年带领村民参与并顺畅完成了9.6公里的村道。

他实施饮水工程,修建整治山坪塘9口,解决全村分散式人饮600余户2000多人的饮水问题;

2.jpg

3.jpg

康罗任村主任期间为解决村民抗旱修建的山坪塘,就是修这十余口山坪塘惹了祸


他积极协调政府、企业与村民关系,保证了多个投资项目的顺利开展。

他自己带头募捐并组织向社会各界人士募捐:2012年解决了五保户段天应的住房问题,2013年低保户罗昌淑的住房问题,2013年安葬了分散五保许元合,2014年2月解决了分散五保朱少泽的住房问题;他热心救助弱势群众2012年对患有重大疾病的赵雪吉、赵万仕给予资金资助,2013年对患有重大疾病的罗梅、李全、杨代荣、杜明伦给予资金救助。


这是康罗做村主任期间由村里共同筹资、康罗带头捐款为无力建房的村民谢桂英、罗昌淑修建的房屋


2015年下半年开始,为了完成南川区打造“十二金钗大观园”乡村旅游项目分派给中江村的任务,他响应南川区委区政府的号召,带头实行村干部5+2工作制,自己从不偷懒,哪里有需要、哪里出问题他都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面对开春后多雨的天气给工程带来的阻碍,都硬是把上级交办的工程如期完成,也为当地老百姓争取到了应得的利益。

他坚持村大小事 “一事一议”原则,维护村委会民主自治

2013年8月协调美丽乡村建设用地51亩;2014年10月7社长岭岗至米豆湾、老屋、竹林沟段通村道1.6公里土地协调。2014年10月3社三根树至赵家岩上、桐子湾段2公里通村道土地协调,都在康罗的主导下顺利完成。先后引进地理信息中心、百农网公司;现代林业园、金佛山林场、宜客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爵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引进了香田花谷摄影有限公司、重庆市洼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重庆重庆睛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参与当地发展,为中江村精准扶贫改变落后面貌做出了重要贡献。

看到此,很多读者都认为康罗应该在发展过程中牟取了不少私利吧。南川区的某个别检察官也是这么想的,因此,接下来,康罗的命运发生了戏剧系的逆转。

2015年7月,就在村民满怀梦想奔小康的时候,因南川区派驻中江村第一书记杨裕灿的到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6.jpg

在村主任康罗的带领下村里面貌发生了翻天地履的变化


具村民反映:杨裕灿上任伊始独断专行,飞扬跋扈,以个人权力否定了中江村之前的村务公开及村务一事一议等,公然安排自己的妻子刘祥美(重庆市新六通图文设计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及朋友不经村委会公开研究及招投标就包揽了所有工程项目。

据康罗夫人罗明容回忆,南川区检察院的陈洛通过杨裕灿找到康罗,请康罗配合杨裕灿把南川区打造十二金钗大观园中江村的上千万元的工程承包给陈洛的“表弟”,康罗不同意私揽工程,而是要通过村支两委公开招标集体表决发包工程。这样就得罪了以南川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邓科、陈洛,杨裕灿等结成的利益集团。

自2016年8月16日上午,康罗被南川检察院的检察官带走,检察官在办案过程中,把康罗辗转关押了铜梁、梁平、中州等多个看守所,且康罗被抓时身上仅仅穿了一件短袖一条短裤,而且

看守所是要上生活费的,但南川区的检察官不告知康罗去向,不允许康罗家属送衣物及生活用品,不

允许律师会见,直到2016年9月4日,接到南川区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康罗以涉嫌贪污被执行逮捕,受贿一条已经取消。而此时南川检察院办案人员依然貌视法律,律师的会见权得不到保障。至今为止,康罗已被关押一年半,既不审判也不放人,堂堂南川区检察院俨然成为某些检察官私人的场所了。

检察官调查案情竟把写好的证言给村民签字

康罗被南川区检察院羁押后,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居然诱导威胁证人说谎。

据大观街上卖建材管道的莫光兰讲,康罗被抓后几天,有南川区检察院的检察官找到她,要她在一份已经拟好的材料上签字,认可康罗在修建山坪塘期间在她那里买的管道费用为一万多元。莫光兰告诉检察官,康罗修建山坪塘期间买管道的费用应该有五六万元,不是一万多元,检察官就说那些施工的、运输材料的等其他人都说是一万多,莫光兰不说“老实话”就要查她,要抓她。莫光兰没有被检察官的这些话吓倒,她告诉检察官,自己说的是实话,什么都不怕,就怕冤枉好人。检察官总共找过她3次,她都没有在检察官拟好的证言文件上签字。

在大观搞运输多年的李在明也同样遇到过类似的事件。南川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在调查康罗“贪污受贿”案件时,查了李在明的银行流水,查到李在明接受康罗(或者罗明容)转账较多,便几次追问李在明是不是在给康罗洗钱,李在明不懂什么是洗钱,检察官说就是康罗贪污受贿的钱自己不敢存不敢用,以李在明运输的名义把钱转给李在明暂存或者又还给康罗。李在明告诉检察官,给康罗运输物资的所有车辆都是自己帮康罗统一安排,十多二十个司机的运费都是康罗转给李在明,李在明再分发给其他司机。对于李在明的这些说法,检察官似乎一点不感兴趣,绕着弯子希望李在明说康罗给他的钱是非法收入。问过两次,都没有在李在明那里得到他们想要的,因此,也就没有让李在明做笔录。

天下奇闻:500村民自发为罪犯村主任情愿!

古话说“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老百姓”

康罗被南川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邓科、检察官陈洛为私揽乡村旅游项目“十二金钗大观园”中江村的绿化美化千万工程,竟徇私枉法将不同意私揽要公开招标的康罗抓进“监狱”以后,镇党委书记李金红、镇纪委书记王华和杨裕灿迫不及待地在中江村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康罗罪行”公宣大会、小会,并号召村民起来揭发康罗的“村霸”行为。此举不但没有达到某些携权谋私的人的目的,反而在中江村村民中引起强烈抗议,村民自发组织起来签名按手印向各级政府职能部门请愿。

然而,当有500多村民在请愿书上签下姓名按下手印之后,一幕惨剧上演了。大观镇中江村的娄坪成为此次惨剧的主人公。一方面有些老百姓为康罗叫屈,娄坪成为积极组织者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娄坪的老婆谭虹也是村民委员会会计,还在哺乳期也被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羁押,要不是娄坪通过朋友在《华龙网问政平台》反应此事,检察院就没准备放人。因为中江村的村务一直是公开的,只有杨裕灿成为驻村干部以后才大权独揽,贱视民主,这是中江村每位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因此,很多老百姓都要求各社社长联合村民向上级政府反映真实的康罗,希望不要冤枉好人。这事正在进行,大观镇政府或者检察院某些人就得到了讯息。娄坪被未着警服未开警车(开一辆无牌照的SUV)的几个自称大观派出所的警察抓捕,要其交出“东西”,娄坪此时已经把“东西”交给了康罗的母亲罗美容,这几个“警察”半夜三更强行敲开罗美容老太太的家门,一副不拿走“东西”就要抓人的气势。还是罗美容的其他子女打通了重庆市公安局督察处的电话,那几个人才离开。但第二天,娄坪就被南川公安局以“破坏选举”的罪名拘留10天。从此,中江村民对康罗事件只有敢怒而不敢言了。

七问南川检察官,如果你没有徇私,为何如此无视法律

一问:为何无人举报,你偏选中了一个最务实的村主任彻查

据康罗的代理律师讲,康罗案并无举报人,南川区检察院在2016年8月18日出示的刑拘通知书上,给康罗填上了“涉嫌贪污、受贿”两庄罪,后来批捕通知只有贪污一说。

一个曾经在大观镇个性突出,敢说敢干,自己是致富能手,还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村主任。在打造南川区十二金钗大观园的乡村旅游项目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区委书记最赏识的实干型基层干部之一,可以说,在大观镇大多数老百姓心目中,康罗就是最实干的村主任,也是处理事情最公平合理的村主任,却莫名其妙沦为南川区检察院反贪局的阶下囚。

二问:为何辗转几个地点关押,不通知家属,不给基本生活保障

康罗2016年8月16日被检察官抓走之后,现在南川检察院接受审讯,后被辗转到铜梁、梁平、中州等地进行关押。

康罗被抓时,身上仅仅穿了一件短袖和一条短裤,被抓之后,南川检察官不告知家属其关押地,也不允许给康罗带衣服、生活必需品及交看守所的生活费。当铜梁看守所通知康罗家属送物品去,物品还没有送到,人又被带离。

三问:为何置律师正当会见权不顾,藐视公民人身权利

康罗被抓后,家人迅速聘请了律师,然而,南川检察官以康罗案情重大,尚在侦查阶段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律师也告诉家属,如果受贿金额巨大,检察院可以拒绝律师会见。

9月4日,接到南川区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康罗以涉嫌贪污被执行逮捕,受贿一条已经取消。而此时南川检察院办案人员依然貌视法律,律师的会见权得不到保障。

笔者咨询了多位律师,加上受贿金额巨大是某些不良检察官阻止律师早期介入的最佳理由。从批准逮捕通知书的内容,已经不难看出问题所在。

四问:为何强奸民意,对证人威逼利诱

无论在调查取证中了解证人,还是风闻中江村百姓要为康罗被抓事假鸣不平,为何随意捏造罪名,抓捕无辜百姓,以此威胁善良弱势的老百姓,让老百姓敢怒而不敢言。

五问:为何恫吓骚扰其家属

康罗被抓3个多月过去了,南川区检察院检察官不但不允许律师会见,还对康罗家属罗明容进行了刁难性的询问。

2016年11月23日下午3点多钟,南川区检察院电话通知罗明容到检察院接受调查,罗明容下午5点达到检察院,被留置至第二天中午,当晚一直不允许其睡觉休息。第二天,罗明容一再请求回家处理一些家庭事务及农家乐的事务,才被允许回家,但下午必须再到检察院。

2016年11月24日下午3点,罗明容再次到检察院,被留置至晚上11点过,并要求她第二天还得去。

2016年11月25日上午10点至下午5点,罗明容均被留置在检察院。走时通知她下周一(2016年11月28号)必须再去,后于28日电话通知她改为周二去。

2016年11月29日,南川区检察院又电话通知罗明容去检察院,罗明容因公婆生病,无人照看,表示去不了,检察院说不去就会到大观抓人。罗明客只好把生病的公婆带上,到了南川检察院,对七十多岁的生着病的老人连个坐的都不给,致使老人晕厥,检察院才有人过来帮忙处置,待老人苏醒后,检察官又提出让罗明容把老人安顿在中江村委,再到检察院。

罗明容无奈,只好向重庆市检察院反映情况,南川检察官才中止了如此令人发指的恶行。

六问:为何关押一年半,至今不审判也不放人

从2018年8月16日,到今天2018年3月10日,康罗已经被关押超过了一年半,律师多次询问南川区法院开庭时间,法院开始答复律师案情复杂,需要延后,后来也曾答复说检察院的公诉人请病假。

七问:为何主办检察官会在与康罗接触过几次(谈过承包工程)后抓了康罗不避嫌

据康罗夫人罗明容介绍,康罗在出事前,曾经透露过,杨裕灿叫了一个南川的检察官,要到中江村包工程,康罗说跟村里其他人商量一下,还说那个人是反贪局的,以前杨裕灿进去过,跟那人就此结缘。

后来,律师跟康罗家属讲,说康罗在关押期间曾要求检察官陈洛回避,陈洛没有回避,康罗家属认为来找康罗包工程的应该是陈洛,因为,康罗没有按他们的意思办,因此,会出现康罗被南川检察院“看中”事件。

康罗夫人罗明容告诉我们,对于案情,只有律师清楚,律师因为不给家属打包票打赢官司,因此,对于案情透露得很少,只是有时询问一些问题时不得不说一些案情的内容。律师一再康罗家人相信法律,耐心等待。面对如此不良的执法者,这样等,何时是个头?对于一位手身无官职手无权力的老百姓,肯定无法对抗手握国家公器的检察官,不得不寻求通过媒体公开案件疑点,让上级领导听到民声,查清事实,以免康罗继续遭受不白之冤。

在高层领导下,反腐倡廉取得了巨大的成效,老百姓拍手称快。然而,就在今天一再提倡法治治国的背景下,依然有人利用手中权力,置中央政令不停,置法律法规不顾,置百姓呼声不闻,颠倒黑白、强取豪夺,甚至利用中央文件规定,搞形式主义及“整风运动”,排除异己,整治那些坚持原则阻止歪风邪气的“对手”。社会主义法制一定不会容忍这种不正之风的斜刮,正义之剑对所有人都会公平出击!

(本版稿件由康罗夫人罗明容提供证据材料,东风 郁松采写,在走访采写过程中笔者对涉事人莫光兰、李在明、娄坪进行过当面采访质询并得到当事人同意发表)




责任编辑:山城拍客

相关阅读

妆美美 Copylift © 2017 facevogue.cn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